首頁 圖片 視頻 音頻 書簽 博客 論壇 舊版入口
標  題
作  者
正  文
簡  介
不  限
   
 
   
     
 
 
·呂端大事不糊涂..
·文革中自殺的女..
·張愛萍文革挨整..
·楊奎松:馬、恩..
·顧保孜:彭德懷..
·于繼增:鄧小平..
·章劍鋒:“文革..
·曾彥修:微覺此..
·尹家民:受困于..
 
 
·錢鋼:從唐山大..
 
專題特輯  /  懷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電子雜志  /  背景參考  /  投稿
  網上紀念館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譜  /  耀邦著述  /  手跡文物  /  故居陵園  /  視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背景參考 >> 背景分析
朱英:試論1921年“商教聯席會議”
作者:朱英      時間:2020-05-27   來源:江漢論壇 Jianghan Tribune 2019年07期
 

  1921年10月12日至17日,中華全國商會聯合會和全國教育會聯合會在上海隆重舉行商教聯席會議。這是近代中國歷史上首次由商界和教育界兩大全國性團體,面對國內外特殊形勢而聯合籌備召開的一次重要會議,當時的報紙多有報道和評論,受到社會輿論的廣泛關注,理應引起當今研究者的重視。但查檢相關論著目錄索引卻并未找到研究商教聯席會議的成果,為此筆者不揣淺陋,撰文對這次會議略作論述,以就教于方家。

  

  首先需要說明的是,共同籌備召開這次商教聯席會議的中華全國商會聯合會和全國教育會聯合會,分別是什么樣的團體?它們能夠代表全國的商界和教育界發起商教聯席會議嗎?

  商會和教育會都是在清末之際清政府推行“新政”,實施振興工商和地方自治背景下誕生的近代新式社會團體。率先成立的是由工商業者組成的商會。1904年初,剛剛設立的商部奏準頒行《商會簡明章程》,要求各級官員勸諭商人設立商會。隨后,凡屬商務繁富之區,無論省垣或城埠均相繼設立商務總會,商務發達稍次之地則設立商務分會。在清末民初,商人是一個廣義的歷史概念,不僅指現今狹義的商人,而且也包括從事工業、交通運輸業和金融業者,幾乎涵蓋了與整個實業相關的所有人員。商會的成員以狹義的商人為主,但也包括其他行業的人員,其會員為各業推選的代表,大多是不同行業聲望素孚的頭面人物。各地商會的宗旨雖表述不一,但大都不外乎聯絡工商、調查商情、開通商智、振興工商等。例如最早成立的上海商務總會,在試辦詳細章程中指明其宗旨為三條,分別是“聯絡同業,啟發智識,以開通商智”;“調查商業,研究商學,備商部咨詢,會眾討論,以發達商業”;“維持公益,改正行規,調息紛難,代訴冤抑,以和協商情”1。1905年成立的蘇州商務總會,“以保護營業、啟發智識、維持公益、調息紛爭為宗旨,將下列各項實力施行,擇要匯報商部查核。(甲)調查各業盛衰;(乙)研究商學,發明新理;(丙)改良物品,推廣銷場;(。┞摻j同業,和協商情!2因此,“建筑于各商之上”而作為“眾商業之代表人”的商會誕生之后,很快就成為聯絡工商各業、代表工商業者利益最重要的新式商人團體,擁有“登高一呼,眾商皆應”的巨大號召力。

  但是,清末的商務總會和分會都是地方性商人團體,雖然在聯絡本地工商各業、維護商人利益等各方面都發揮了重要作用,但缺乏能夠統合各地商會的全國性組織機構,限制了工商業者開展全國規模的統一行動。上海商務總會領導人意識到這一缺陷,在清末曾發起成立華商聯合會,雖得到一些商會響應卻直至清朝滅亡也仍未正式建立。民國元年工商部召集全國商會以及其他工商團體的代表在北京舉行臨時工商會議,此時已有更多的商會意識到:“時至今日,無論對內對外,皆決不可無全國商會聯合之機關!3上海和漢口商會遂聯絡參加會議的各地商會代表,發起成立全國商會聯合會。經兩次召開籌備會議討論相關具體問題,于1912年11月20日舉行成立大會,宣告中華全國商會聯合會成立(以下簡稱“全國商聯會”),總部設北京,上海設總事務所,各省各僑埠設事務所。全國商聯會“以聯合國內外商人所設之商務總、分會、所,協謀全國商務之發達,輔助中央商政之進行為宗旨”3,成為統合各地商會的全國性最高商會機關,在中國近代商會發展史上具有重要意義。時人指出:“吾國商會始由局部的結合,進而為全體的結合;由各別的行動,進而為統一的行動!4在此之后,全國商聯會即作為全國工商業者的領導機關,通過舉行常年大會和臨時大會的方式,召集各地商會代表匯聚一堂,共同討論保護商人、振興工商的各項舉措,以及商議應對特別重大事件的方略。

  教育會的誕生稍晚于商會。清末“新政”期間,清政府鼓勵創辦新式學堂,發展新式教育,同時為仿行憲政而實施地方自治,將地方上的一部分市政、民政、教育、衛生等管理權限下移至民間社會團體,于是出現了為數眾多的各類新式民間社團組織,成為近代中國民間社會興盛發展的一個重要歷史時期。1906年清朝學部奏陳各省設立勸學所,鼓勵紳董充任總董。同年又奏準設立教育會,以使“官紳相通,借紳之力以輔官之不足,地方學務乃能發達”5。1909年清政府頒行的《城鎮鄉地方自治章程》,進一步明確規定學務與教育為地方自治的重要內容,“中小學堂、蒙養院、教育會、勸學所、宣講所、圖書館、閱報社”等,均一概由地方紳民辦理。于是,教育會開始在各地陸續成立,成為近代最重要的新式民間教育團體。

  例如蘇州紳董較早設立的是學務公所,“與官設學務處相表里”。1906年地方官府設立官辦學務公所,飭令原紳辦學務公所改名為長元吳學務總匯處,受其統轄,不再是民間教育團體。次年,蘇州紳董創辦長元吳教育會,作為新的紳辦教育團體,其機構設置較諸原學務公所更加完備。但在林林總總的各地教育會中,影響最大者當屬原名江蘇學會,后改名為江蘇教育總會的著名教育團體。其宗旨是“專事研究本省學務之得失,以圖學界之進步”,凡紳士與學務有關系者,能擔任推廣、扶助學務者,興辦工商實業卓有成效者,均具備入會資格,其主要活動為建立師范學校,培養教員、管理員,推廣小學校,以謀教育普及,同時“勸設實業學校,養成農工商實業之才”6。

  各地教育會普遍設立之后,當時也面臨著與商會相似的境況。因缺乏統合各地教育會的全國性機關,很難聯合起來共同開展全國性的重要活動。在清末,各省的教育會僅1907年在上海舉行過一次全國教育聯合會,“第屬臨時召集,故此后無繼續開會者”7。中華民國建立后,教育界的有識之士意識到:“歐美諸邦,對于教育多取聯絡主義,各國教育會常有開聯合會之舉,討論教育利害得失,以條陳于教育行政官廳,既無上下隔閡之慮,又無遠近紛歧之弊,法至善也!8中國也亟宜仿照此法召集全國教育會聯合會。1914年直隸教育會會長張佐漢呈文教育部,請求批準在津召開全國教育會聯合會:“如蒙允準,擬于明年四月在津舉行,屆時并乞鈞部派員監臨,藉資指示!苯逃苛τ柚С,批示“擬開全國教育會聯合會共同討論教育事宜,可謂知所先務,事屬可行,務即悉心籌備,屆時由部派員蒞會可也!8隨后,直隸教育會即致函各省教育會,請“推選三二員于明年陽歷四月二十號前后一律到津與會”。

  1915年4月,“全國教育會聯合會開會于天津,集全國教育名家于一堂,精密研究,用促教育之進步,是誠民國第一次之創舉也!卑l起人張佐漢致開會詞:“佐漢深信此會為國民戰勝于精神之起點,日后吾國教育,在喚醒國民,使人人有責任心,抱同一之目的,積極進行,一掃從前粉飾敷衍之病!鼛状撕笪釃逃聵I,國民與政府雙方均有積極進行之精神,吾五族國民,正可因外患之打擊,淬厲以須,發揮吾固有之精神,以戰勝于二十世紀也!9大會通過的全國教育會聯合會會章規定,“聯合會由各省教育會及特別行政區域教育會組織而成,定名為全國教育會聯合會”,“以體察國內教育狀況,并應世界趨勢討論全國教育事宜共同進行為宗旨”,由各省教育會及特別行政區域教育會分別推選代表三人擔任會員,“概為名譽職”,聯合會每年的“雙十節”開大會一次。10全國教育會聯合會(以下簡稱“全國教聯會”)設立后得以統合各地教育會,成為唯一的全國性民間教育團體,也是全國教育界的最高領導機關,對中國近代教育事業的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因而頗受輿論關注。7

  由上可知,全國商聯會和全國教聯會都是在民初借助辛亥革命推翻清王朝、中華民國成立后的新局勢而得以建立,分別是代表商界和教育界的全國性團體和最高領導機關。兩會都定期舉行會員大會,實際上是商界和教育界的全國性會議,匯聚全國各地的精英共商要策,為促進工商業和教育發展發揮了舉足輕重的作用與影響。但因分屬商界和教育界兩個不同的社會界別,直至1921年商教聯席會議之前,全國商聯會和全國教聯會都一直未曾聯合舉行過任何重要會議。

  1921年間,無論商界還是教育界都面臨著內政外交的重要時刻。國內“政潮幻變,兵禍連年”,不僅“商界歷年所受苦痛,有非言語所能形容者”,教育界同樣也深受其害。外交方面,“自歐戰以后,世界商業政策競爭之焦點,咸集中于我國,故英美各國均曾開聯合會以求所以發展之策,中國商人有利害切身之關系”,尤其“自太平洋會議發起以后,中國代表問題與南北之爭,大足貽外人以分裂之譏,吾等正當藉此機會,得一確切之決案,以表示我中國一致之民意!窖髸h為中國存亡關頭,我等商人自當屏卻政治之臭味與手段,作公正之討論,犧牲一己,服從公眾,則真正之民意庶能發揚于國外矣!11所謂太平洋會議即華盛頓會議,由于中國問題是列入會議討論的主要議題之一,而且中國也被邀請派代表出席,故而引起中國政府和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中國在此前巴黎和會的外交努力未達到目的,無論政府還是民間各界都希望能夠得到美國的支持,通過華盛頓會議實現目標!安惶厥е诎屠韬蜁呖墒罩谌A盛頓會議,舉凡有損我國獨立主權,如治外法權、領事裁判權、關稅行政、列國在華駐兵及設租界等事皆可由是而取消,并繼之以退還庚子賠款焉!12不過,社會各界也意識到當時的中國自身仍存在種種問題,要達此目標絕非易事,必須聯合起來向華盛頓會議“表示我中國一致之民意”。正是由于這一特殊的歷史背景,促成了商界與教育界的跨界聯合,最終使商教聯席會議得以舉行。

  全國商聯會每兩年召開一次常年大會,至1920年應在漢口舉行第四次大會,但由于種種原因一直延而未開,引起一部分商會不滿。根據全國商聯會章程的規定,如遇緊要事項,“各省、各僑埠總商會有一處以上之請求、三處之聯署、過半數之同意時,得召集臨時會”。31921年1月底,蘇州總商會向全國商聯會江蘇省事務所提議:“現際發生困難,惟請速召集全國商會聯合會,賴全國輿論之解決,方為正辦!13蘇省事務所表示贊同并向各省事務所發函征求意見,在致上?偵虝墓刑嶙h本次臨時大會仍在上海舉行。上?偵虝涍^常會討論,同意如有五省以上附議即在滬召開,結果有近十省贊同舉行臨時大會。會期初定當年8月底或9月初,后延至10月初才正式召開。

  全國教聯會“向例于十月十日舉行,本年因太平洋會議開會在即,對內對外皆有表示國民公意之必要,適全國商會聯合會在滬開會,而全國教育會聯合會赴粵代表又多路出上海,故由上?偵虝敖K省教育會發起開商教兩聯合會聯席會議,于本年十月在上海開會,地點在上?偵虝14。1921年全國教聯會將要舉行的是第七屆大會,地點定在廣州,經商議決定各省與會代表先至上海參加商教聯席會議,結束后再一起赴廣州出席全國教育會聯合會。最初倡議舉行商教聯席會議的上?偵虝徒K省教育會,分別是全國商會和教育會中領袖群倫的代表者。上海商會不僅成立最早,而且曾經在全國發起抵制美貨運動以及動員各商會參加國會請愿運動,也是清末民初成立全國商聯會的主要倡導者,享有全國“第一商會”譽稱,具備相當大的號召力。江蘇省教育會則在全國的教育會中與上海商會的地位十分相似,擁有顯著的影響力。由這兩個在全國商界和教育界地位突出的團體發起舉行商教聯席會議,自然能夠比較順利地付諸實施。

  當然,商教聯席會議能夠得以順利舉行,主要是由于會前雙方各自討論并多次溝通聯絡,共同籌備,就許多重要議題基本達成了一致意見。根據最初的計劃,“擬十月一日開商教聯席會議”,但因時間過于短促,至開會日全國教聯會“各省代表遠者尚在途中,故該會蘇省代表沈信卿于前日先到全國商會聯合會臨時事務所接洽一切,昨日由商會聯合會派代表三人,到該會復商,決于昨日下午四時開談話會……共商進行手續,眾均贊成”15。1921年10月1日下午4時半,全國商聯會和全國教聯會先期到滬的代表,在上?偵虝䲡h室“開聯席談話會”,討論聯席會議規則、開會日期以及成立太平洋問題研究會等事宜,初步議定聯席會議規則“由發起聯席會議之上?偵虝c江蘇省教育會起草”,關于聯席會議開會日期,沈信卿說明“聯席會議本為解決關于太平洋會議重要問題而起,其定在十月一日者,乃欲于中國代表四日啟行之前有所表示,今聞須于十五日放洋,則無論如何,須于是日之前開議,現已決定為五日,商聯代表所差無幾,教聯方面明日汪精衛君到后,已及六省,則二三日間,或足法定數,擬即于五日舉行,眾皆同意”。之所以需要設立太平洋問題研究會,全國教聯會會長黃任之給予了說明:“太平洋會議關系非常重大,而其內容,又甚為繁復,商教因各有職守,大體雖甚明了,究少切實研究,擬開會之前,組織一研究會,汪精衛、余日章二君于外交頗多探討,蔡孑民君新自海外歸來,于外交上必有新事實貢獻,可否在五日前請三君將太平洋會議問題演講一次,俾各代表尤明其真相,庶于聯席會議時,討論尤為精細。結果,贊同者多數!16此次談話會相當于商教聯席會議的預備會,對相關重要問題進行了討論并取得一致意見,但此次談話會確定10月5日為商教聯席會議開幕之日,仍因全國教聯會到滬代表不足法定數而延后,倒是全國商聯會的臨時大會在10月5日正式開幕了。

  據《申報》報道,“全國商會聯合會已于昨日正式開幕,教育會聯合會亦于今日在西門外江蘇教育會正式集議。在兩會尚未正式開幕以前,關于商教聯席會議,曾經幾度之接洽,由商教兩方面推舉起草員,草擬聯席會議規程。教育會方面,由江蘇代表沈信卿君與商會方面接洽。據教育會方面之預計,六七兩日,必可將聯席會議規程完全通過,八日起,在總商會開商教聯席會議五天,專討論外交提案,至十二日竣事,十三、十四兩日,將提案整理完善,提交十五日放洋之總代表。在開會期內,尚須提案,由商教兩聯會發起外交善后團,容納全國各人物,共同討論!背酥,兩聯合會還初步議定“在太平洋會議期內,設立常設機關于上海,靜待大會結果,隨時準備應付,以為提案后之后盾。教育會同人俟總代表出發后,十六七日即行聯袂赴粵開會”17。

  按照商教聯席談話會的部署,上?偵虝c江蘇省教育會起草了商教聯席會議規則初稿,具體內容如下:一、本會議以全國商會聯合會、全國教育會聯合會組織之;二、本會議地點臨時定之(本屆在上海舉行);三、本會議須兩聯合會到會代表,得各省區之過半數,方得開議;四、本會議設主席一人,副主席一人,以商教兩聯合會主席任之,主席之正副,抽簽定之;五、兩聯合會之代表,皆得出席于本會議;六、出席代表對于本會議議案之討論,皆得發表其意見;七、本會議之表決權,以省區為單位,每省區之商會,與每省區之教育會,各有十權;八、議案取決多數,可否同數,取決于主席;九、本會議之提案,以兩聯合會固有之提案方法行之(如有臨時動議,須經出席代表十人以上之附議,方得成為議題);十、本會議之提案,以兩聯合會有共同關系者為限(本屆以太平洋會議問題及與太平洋會議有關系各問題為限);十一、議案應付審查者,由主席指定審查員審查之。18全國商聯會討論通過了商教聯席會議規則,“主席說明商教聯合會議發起原因,請贊成者起立,全體通過。又將規則付討論,除第二條加‘暫’字,其余均無修改”19。同一天,全國教育會聯合會第三次預備會也討論了相同的內容,另還商議了“全國商會聯合會、教育會聯合會聯席會議宣言”的起草事宜。20會議規則的制訂對于商教聯席會議的順利舉行至關重要,商教聯席會議開幕后在首次大會上又正式討論通過了這一規則,僅對第七條有所修改。

  商教聯席會議的開幕日期可謂一而再、再而三地延后,從最初所訂之10月1日延至5日,后又延至8日,結果屆時仍未舉行,加之全國商聯會臨時大會已于5日開幕,連日忙于開會討論其議事日程,似乎無暇顧及商教聯席會議的召開。10月6日全國教聯會在江蘇省教育會再次開預備會,討論商教聯席會議相關事項21。10日10日,上?偵虝、江蘇省教育會、上海各路商界總聯合會都隆重舉行了“雙十節”國慶紀念活動。滬上報刊稱:“此三會為現在上海最有力量之團體,故國聞通訊社本埠通訊,題曰‘三大團體之慶祝盛會’!22“雙十節”過后對于將要赴廣州開會的全國教聯會代表而言,時間更為緊迫。全國教聯會遂向全國商聯會表示該會代表赴粵日期不能延誤,必須立即召開商教聯席會議,否則籌備多時的聯席會議將會流產。在11日全國商聯會臨時大會開會前,大會主席聶云臺說明:“頃得全國教育會聯合會來函,以教育會亟須赴粵開會,請于明日即開商教聯席會議,以研究對內對外諸大問題!23以此付表決,獲全體通過。至此,商教聯席會議的確切開幕日期才終于確定下來,這意味著全國商聯會的臨時大會將暫時休會,全體代表轉而出席商教聯席會議。

  二

  1921年10月12日下午,延誤多日的商教聯席會議得以在上?偵虝h事廳正式開幕。會期5天,至17日結束。共計開大會六次,審查會四次(其中外交審查會一次,內政審查會三次),到會的商會代表有來自全國14省和三個特別區的121人,教育會聯合會代表有來自全國12省和三個特別區的29人,合計150人。24議決案共九件,包括復北京蔡元培電為外交聯合會事、公推余日章、蔣夢麟為本會代表赴美宣傳民意案、對內宣言、對外宣言、阻止煙酒借款、致各省軍事當局勸告息爭裁兵案、請派顧維鈞充華盛頓會議首席代表電、設立全國商會教育會聯合會駐滬辦事處案、通電各省議事會等聯合組織國是會議案。

  12日第一次大會推聶云臺為臨時主席,首先報告商教聯席會議發起之原由,然后討論會議臨時規則,將第七條修改為“表決用起立表決法,取決多數,可否同數時由主席決定之。但表決有疑義時,經五省區以上之附議,用投票表決法,每省區教育會、商會,各有十權”。第七條修改后第八條已無保留必要,故予刪除,其余照原案通過。25隨后按照通過的議事規則,用抽簽法確定全國教育會聯合會會長黃任之為當日大會正主席,聶云臺為副主席。接下來主席提請代表討論蔡元培發來的兩電。蔡原擬到滬參加商教聯席會議開幕式,后因故未能及時到滬出席,遂致電江蘇省教育會轉商教聯席會議,說明:“北京各團體國民外交聯合會通電聯合全國團體發起全國國民外交聯合大會,諒承鑒及,日前特委元培到滬接洽組織,誼不容辭,以校務牽掣未克即行。此會與教商聯會宗旨本屬相同,各團體代表不日來滬協議辦法,共策進行,如蒙贊同,乞先電復,以便轉達!26商教聯席會議在討論這一問題時,有代表認為“國民一致對外,自屬毫無疑義,惟北京團體多為人利用,本會應加注意,免為人所騙”。另有代表附議“北京每發起一團體恒為官僚軍閥所操縱,吾人對此舉須審慎從事,勿貽后悔”。最后,商教聯席會議復電蔡元培:“本會議本為研究外交問題而起,對于國民外交聯合事宜,頗極贊成,惟本會議甫開,一切辦法,尚待慎重討論。謹先電復!25從文字表述看,商教聯席會議實際上對蔡元培電文中提及的發起全國國民外交聯合大會并沒有明確表示贊成。

  次議請余日章、蔣夢麟代表兩聯合會赴美宣傳民意案,余、蔣二人已是上海各團體推舉的赴美列席太平洋會議和宣傳民意的代表,商教聯席會議需要議決是否也請二人作為商教兩界的代表。討論時有商會代表主張再推舉兩人,“為余蔣兩君后援”,另有人建議“此時可先請余蔣兩君代表赴美,一面從速籌募經費,如得巨款,再行推人繼續前往”,但也有人提出太平洋會議“會期已近,經費募集為難”!爸飨杂蓛蓵刃形堄嗍Y兩君為赴美代表付表決,通過!钡谌戈P于太平洋會議提案和第四案聯席會議對外宣言案,均系對外,合并討論,議決交付審查,次日大會報告。第五案整理內政案與第六案聯席會議對內宣言案,“眾仍主按照前兩案辦法,合并審查,主席付表決通過!25

  13日下午商教聯席會議開第二次大會,主要議事日程一為外交審查報告,二為內政審查報告,三為關于商教兩界有共同利害關系之提案。大會主席首先“報告昨日議決本聯席會議公推余日章、蔣夢麟兩先生赴美,宣傳民意,本會應開一歡送會,以便會員與代表交換意見”。至于具體歡送方式,“先函詢代表,何時有暇,再行定期,多數贊成”。隨后按議程開議外交審查報告,“由審查長沈恩孚報告,略謂審查商教兩會提案,有三點相同。甲、稅法平等;乙、撤銷領事裁判權;丙、派遣代表,F在代表問題已另案辦理,茲將甲乙兩項,參照原擬宣言草案,稍為修正,請候公決。當由書記長將宣言朗誦,討論多時,對于關稅問題略有修改!睂τ趦日䦟彶閳蟾,“審查長袁希濤報告審查情形,對于原宣言書略加修正,大致仍照原案通過。散會時已六時矣”27。

  14日大會召開之前首先舉行了歡送會,余、蔣二人應邀到會并發表演說。余日章在演講時表示:“今日承全國商教兩聯合會開會歡送,實不敢當!m兩會有一對外宣言,當即本此申訴吾人所受之痛苦,激發列國之公道心,以求世界之安寧!彼M爸T君在國內努力,勉作后盾,吾等在美誓當盡力”。蔣夢麟在演說中強調:“吾與余君凡有一分之力,當盡一分之力做去,尤望國人對內有統一國家之設計,以使一致對外!28是日大會先討論對內宣言,“照原案付表決,多數通過”。接著,討論停止局部戰爭審查報告案,“付表決,亦通過”。聯席會議向各巡閱使、各省督軍、各總司令發出請停止局部戰爭的電文。28要求裁兵和停止混戰,既是商教兩界的強烈愿望,也反映了社會各界的心聲。

  15日大會議事日程有審查報告、組織國民會議案、商教聯席會組執行委員會案、關于商教兩界有共同利害關系之提案、反對煙酒借款案等。其中反對煙酒借款案系上次會議的臨時動議,本次大會提交討論,決定以聯席會議名義致電國務院、財政部表示商教兩界堅決否認煙酒借款。關于商教聯席會合組執行委員會案由江蘇武進縣商會提出,得到許多省區代表連署。其理由書闡明:“若開會之后,會員四散,而無一長存之機關,為之樞紐,則何從以實行之。故今宜于大會中議決,即由本會合組一真正國民團體之事務所,設總所于上海,設分所于各省區,以收指臂之效,而行議決之案!痹高附有執行委員會組織法草案。29

  大會第一次討論組織國民會議案時出現了意見紛歧,有代表認為:“國民兩字,包含甚廣,不如改稱國民代表會議,由各法團代表組織,較為妥捷”;另有代表“主張應加入農會及其余團體”。一時意見紛紛,“同時起立者甚眾,反對、贊成兩派各有言論。主席以時遲不能多討論,乃謂名稱現暫不必爭執,但是否有組織此種會議之必要,付表決,多數通過。忽有第二十席王秀山起立,謂表決有疑義,此種重大事件,應投票表決,以省區為單位。發言甫畢,趙叔雍、馬息深、沈元等九人,同時起立。趙叔雍以拳擊棹,大聲狂呼,秩序幾至紛亂!敝飨f明如認為表決有疑義,應有五省區以上代表附議,結果江蘇、湖南、吉林等七省附議,只得宣布“前次起立表決應作無效,惟今日為時已遲,投票須待明日舉行”29。

  對于國民會議案全國商聯會先前已在其臨時大會上進行過討論,江蘇武進商會提交“請由全國商會聯合會發起,邀集全國教育會、農會,發起農商教育聯合會議,以定國是案”,認為“民國十年以來,政治上雖有南北之分,人民毫無畛域觀念,然外邦不察其實,屢藉口我國不統一,為種種之欺凌,故統一問題,實為當務之急。此外裁兵問題,猶關重要,欲裁兵,更須廢督!澥轮卮,非群策群力,集思廣益不可!庇懻撝杏写碇赋觯骸爸羾翊髸,即須召集,亦當從有統系的團體著手”;另有代表強調“工人為社會上之重要分子,農會若加入,工會尤不可不邀其參加”。大會主席聶云臺則認為事關重大,僅商會難以確定,“明日商教聯席會即開議,武進商會提案似非商會一方面所能解決。惟欲招集農會工會,頗有困難。農會雖有其名,而組織完善者殊鮮,工會者則更困難,且工會中有不屬工界者,有名無實,無寧實事求是。此案似應付審查!23

  16日大會繼續討論前日議而未決之國民會議和合組執行委員會案。對國民會議的討論仍然眾說紛紜,僅名稱即出現國民會議、國是會議、國民代表會議三種,有代表“對于三種名目詳加區別,謂最好組織國民代表會議,進而成國是會議”。大會決定將此案付審查,當晚開審查會。關于合組執行委員會案,最后議決設立商教聯席會議駐滬辦事處,作為常設機構,負責督促執行商教聯席會議的議決案。(39)

  17日最后一次大會的議程為審查報告組織國民會議案、報告本會議經過案由、決定對內對外宣言發表手續,最后一項議程是舉行閉會禮。值得注意的是在討論國是會議案時,就是否將工會列入參加團體出現了較為激烈的爭議,最終以表決方式否決將工會列入。國民會議案討論通過之后,舉行了簡短的大會閉幕式,由趕至上海的蔡元培致閉幕辭。

  1921年的商教聯席會議雖為期不長,但卻稱得上是商界與教育界之間跨界組合的一次創舉。商教兩界對于本次聯席會議均給予了高度肯定,商會認為:“此次全國商會教育會聯席會議,為國民大會成立之先聲,亦為商教兩界破天荒之創舉。會議中所討論及議決各案,俱關系國家重大之事,足引起全國人民之注意者!11教育會則指出:“綜計此次開會期間雖短,而議決案之性質甚為重大,頗足表示吾國民之公意焉!14就整個近代中國歷史發展進程來說,事實上也確實如此。商教聯席會議經過慎重討論和字斟句酌之后公開發表的宣言,可以說代表整個民間社會對當時內政外交提出了合乎民意的主張與要求,體現出強烈的愛國愿望。其中對內宣言闡明商教兩界“以愛國之精神,自決之旨趣,開全國商會聯合會、全國教育會聯合會聯席會議于上海,鄭重宣言,我國民無私好、無私惡,能尊重民意者共戴之,不能尊重民意者共棄之”。這份對內宣言還強烈呼吁政府遵從民意,切實整理財政和整理軍政。政府“果因執行民意,感受困難,定當合全國民力以盾其后,倘尚畏難因循,不能副國民之責望,我國民惟有行使約法賦予之主權,促其退位,以避賢路。國之存亡,寧盡當局之責,實我國民全體之責也”30。作為民間社會團體的商聯會和教聯會,以這樣的激烈口吻向政府提出宣言,并以政府是否尊重民意作為擁戴還是共棄的標準,無疑是前所未有的壯舉。

  商教聯席會議的對外宣言,也義正詞嚴地提出了一系列維護國家主權、符合中國人民利益的要求,主要內容包括:(一)根據國際平等原則,凡不公平之條約,有妨礙中國之安全,或東方之和平者,均否認之。凡國際間之締約或協定,于中國有關系而未經中國同意者,亦否認之。(二)各國不得藉口特殊地位或某種關系,以冀獲得中國任何一部分勢力范圍及特種權利!耙罁皟蓷l,我國民特為聲明如左:(甲)應取消日本二十一條之要求及所強取之滿蒙山東等一切權利,并促其履行無條件交還青島之宣言。(乙)應取消片面協定之關稅條約,使中國關稅得國際間之平等!30這份理直氣壯的對外宣言,向即將舉行的華盛頓會議集中體現了中國的一致民意,成為中國出席這次重要國際會議的強大后盾。

  商教聯席會議的對內對外宣言除在當時各大報上刊登之外,會議結束后全國商聯會和全國教聯會還共同署名,將這兩份宣言印成題為《商教聯席會議對內對外宣言書》的16頁小冊子,向社會各界團體廣泛贈送。聯席會議書記長王言綸為其專門撰寫了一篇“緣起”,闡明“宣言書兩種系二十省區商學兩界之共同主張,代表全國人民之意思,其希望之條件,期在實行,自應將全文披露,以供眾覽!31這本小冊子的印行與贈閱,當會進一步擴大商教聯席會議的社會影響。

  不僅如此,商教聯席會議還通過議案,發起召開國民會議解決國是,并致電各省議會及各公團,闡明:“我國民苦水深火熱久矣,政治糾紛,法律失效,兵戈滿地,災祲頻仍,國利民生,不絕如縷。共和國家,主權在民,載在約法,乃竟聽其摧殘,不加督責,吾民其何以自解?我各公團同人,論分子則均屬國民,論團體則各負重責,死生同命,利害相關,本互助之精神,籌救亡之大計,鑒茲危局,諒表同情。本聯席會議合全國商界教育界代表在滬開會,議決聯合貴會等為較大之組織,策群力以拯顛危,集眾思以謀國是,如荷贊同,盼于十二月二十日以前,復到上?偵虝緯h駐滬辦事處,俟贊同者得半數以上,再行通告,請推代表集滬,共商組織及進行方法!32在此之后,商教聯席會議駐滬辦事處承擔了國民會議的聯絡與籌備工作。次年5月,以“國是會議”命名的重要會議在上海隆重舉行,會場仍設在上?偵虝h事廳。大會“通過議案十五件,并特組織國憲草議委員會及國民監督財政委員會”。國憲草議委員會于6月19日成立,公推張君勱起草憲法,“自六月二十四日起至八月二十三日止,開臨時會九次,常會七次,通過中華民國憲法草案甲種一百零四條,乙種一百零一條,公告全國”33。國是會議是中國近代歷史上影響更大的一次由民間社團組織的全國性重要會議,而其得以舉行離不開商教聯席會議的最初動議、發起與聯絡。出席這次會議的代表涵蓋了來自社會的各重要界別,也是在商教聯席會議跨界組合的基礎上,更進一步實現了各個重要界別的共同組合,體現出近代民間社會力量的廣泛聯合及其重要影響。

  不過,對商教聯席會議的實際作用和效果也不能評價過高。因為無論是對內宣言還是對外宣言,商教聯席會議雖然都提出了順應民意的主張和要求,但實際上卻沒有能力付諸實現。不僅如此,在當時的報章上甚至還接連出現對工商聯席會議的負面評價乃至激烈批評,而且這些批評都是來自于上海的工界團體。工界團體為何對工商聯席會議頗為不滿,原來是事出有因。前曾提及,商教聯席會議最后一次大會討論國民會議案時,就工會是否應列入參加國民會議的公團名單內出現爭議,最終是通過表決的方式給予了否認。當表決“全體通過”組織國民會議案后,高語罕(安徽教育會代表)等代表仍“主張電文上列入工會二字”,其理由是“我國向有四民之稱,今既列入商會、教育會、農會,不能于工會獨付闕如。蓋吾人日用之物,莫不出于工人,無工人即不能生活,故對于工人不能不尊重,語極沈痛”。但馬息深(上海商會代表)、趙叔雍(江蘇武進商會代表)等人表示反對,并輕率地說出“工人多無智識,字且不識,非教訓三年,不配與論國是”這樣的不妥話語。隨后雙方反復辯駁,高稱:“智識無止境,且今日之工程師、工廠領袖,多由外國畢業者,其智識未必即居吾人之下”,馬謂:“今之工會,非純粹工人所組織,多為政客武人所利用”,高反詰:“利用二字,若無限制,則今日之商會、教育會及銀行公會、報界聯合會能擔保獨無人利用乎?”34由于雙方爭持不下,大會主席只能以電文是否加工會付表決。表決結果贊成者僅15人,反對者占絕大多數,工會遂未能列入電文之內。從這一表決結果可以看出,當時的商界和教育界中除少數之外,絕大多數尚未意識到工人以及工會的作用及其影響。會議討論發言的具體情況見諸報端后,馬息深、趙叔雍在會上的不當言論激起工界強烈反響,認為是對工人的極大侮辱,紛紛向商教聯席會議提出質問和批評,從而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商教聯席會議的聲譽。

  上海中華電器工界聯合會、工商友誼社率先聯名致書抗議“商教聯席會議組織國是會議,通過拒絕工界加入,駭人聽聞”35。接著,中華勞動聯合會發起聯合上海各工會、各公所于10月23日開聯席大會,“討論此事,將發表宣言,通電全國力爭”36。中華全國工界協進會則公推王吉人、史觀濤二人為代表,至上?偵虝焼柭櫾婆_:“商教聯席會議發表國是會議通電,不肯列入公[工]會,是何用意?”聶解釋其原因:一是“工人無正式統一之團體”,二是“現在無純粹工人組織之團體”。史觀濤指出:“商教聯席會議否認工會,此舉似不妥,是日會場議論多有侮辱工人人格之處,代表等為爭工人人格計,不得不向先生聲明,并望有以致之!甭欀坏帽硎荆骸耙詡人私意,頗愿工會亦加入國是會議,當時尚有十余人亦表同情”,但受限于議事規則,只能按表決結果處理。并說“國是會議召集尚須在二月以后,不妨從長計議”37。

  但風波并未輕易停息,中華全國工界協進會在報上登載質問趙叔雍、馬息深書,要求“二君明白答復,登載報端”38;中華勞動聯合會也發表致趙、馬二人函,質問“兩君排斥工人,不許加入國是會議,究竟根據何種法律”;駐滬參戰華工會則發表宣言,譴責“上海全國商教聯席會發起什么國是會議,竟將工界拒絕,……他們這種舉動,即令開會也不能得好結果”39。北京工業協會致電上海工界,稱商教聯席會議“竟屏工界于社團之外,是不啻蔑視我神圣之勞工,敝會同人實深憤激”,并表示要“堅決爭持,貫徹初志,敝會同人,自當起為后盾,一致進行”40?梢,此事導致商界、教育界與工界之間產生了不必要的矛盾沖突,致使上海工界認定商教聯席會議“無解決國是能力,此項商教聯合會,誓不贊成”41。在此情況下,商會代表馬息深仍拒不接受質問和指責,在復函中表示:“會場言論,不負對外責任,此通例也”;另還認為“照現行商會法,工會已合并改組商會,不能認為拒絕加入!叭諘䦂鏊,論法律上之工會,實無拒絕工界加入之意也”42。全國工界協進會指出這種答復“引法律為護符,以職業教育為抵塞,敝會認為無誠意之答復,殊不滿意”43。

  最后,上海各工界團體舉行聯席會,制定以下辦法:不加入商教聯席會議之國是會議,發表宣言,宣布該內容與工人不能為伍,決定組織上海工團聯合會,通電全國工界團體一致進行,自行討論國是會議。有報章認為此系“因受侮辱引起覺悟”44。由中華勞動聯合會領銜,上海12個工界團體發表的宣言稱:“我們應該準備糾合全國的勞工,擇定相當地點,召集一個真的國是會議,以救濟被智識階級投機商人和議員先生們鬧糟的祖國。凡屬不生產而分利的份子一概不許加入,即非工人組織的工會,非農民組織的農會,也不許加入,特此宣告全國!45甚至連《上?偵虝聢蟆钒l表的一篇題為《國是與國是會議》的文章,也認為:“今日國是會議,工團尚未加入,此大缺憾也。蓋國是會議既為國民自動合作之機關,則凡屬國民之團體,應有加入之義務,若故為畛域,別分門戶,則對于國是會議之根本命意,未免有所背馳,吾深望與會諸公亟起而彌縫此缺憾也!46經過此番風波之后,商會和教育會也知其存在不當之處。至1922年5月國是會議正式舉行時,工會也被邀請加入。參加的團體由原先的省議會、農會、商會、教育會、銀行公會、律師公會、報界聯合會等加上工會,變為“中華民國八團體國是會議”。

  另外,商教聯席會議期間還曾發生一件令新聞界不滿之事。此事緣于大會討論通過對外宣言后,主席“勸暫勿發表,各報已按照主席勸告,均不登載,獨動議之湯節之君所辦之商報,單獨揭載全文,因此提出質問書,請主席答復!边@份質問書由專門報道聯席會議新聞的各報記者張冥飛、嚴諤聲、侯可九、嚴慎予、張靜廬等多人共同署名,指出:“昨在議場關于對外宣言一節,承主席先生一再諄囑,暫勿披露,敝報等為尊重主席意見起見,是以均未登載。不料貴會湯副議長所辦之商報,將全文悉記本日報端,且暫不登載一事,由湯副議長首先提議,何以首先違反?是否有副議長之資格者,即有特別自由之權利,可不必尊重主席之言論,抑不必顧及個人之提議?用特專函奉詢,即祈明白答復,以定從違!28次日大會開始時,主席黃任之對此事予以解釋說:“昨日通過草案,為時已晚,致各報均未送稿,其先登者乃自行攜去。嗣后應送各報稿紙,均須一律,不可有先后之分!秉S說完后因有事先行告退,聶云臺接任大會主席,“謂此系已過之事,即將原函交書記長,正待宣讀,忽有人謂開會要緊,何必虛擲光陰,更有二十二號楊子春謂各記者如不愿聽,盡可出去。各報記者遂相率而出!边@樣的結果當然更增添了新聞界的不滿,有報紙在報道這一事件后發表評論指出:“此種愚弄蔑視新聞界之事,不幸發現于公開之教育會商會聯合會之席上,實可惋嘆。惟念各代表必多明白事理者,以一二人之荒謬行為,而不滿意于其全體,固亦吾人所不愿!扔写擞夼镆曈谇,將何以轉圜補救于后,此則聯合會之事,非可以一二人之故,遂置新聞界之憤慨于不顧也!28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雖然商教聯席會議存在著某些不足或缺陷,發生了上述令工界和新聞界不滿意的事件,但仍可以說是瑕不掩瑜,并不影響我們在整體上對商教聯席會議的作用與影響作出肯定的評價。

  注釋

  1《上海商務總會第二次暫行試辦詳細章程》,上海市工商業聯合會等編:《上?偵虝M織史資料匯編》上冊,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版,第70頁。

  2章開沅等主編:《蘇州商會檔案叢編》第1輯,華中師范大學出版社1991年版,第17-18頁。

  3(4)(16)馬敏等主編:《蘇州商會檔案叢編》第2輯上冊,華中師范大學出版社2012年版,第187-188、190、211頁。

  4(5)《立憲國民會議行動敬告我商人》,《中華全國商會聯合會會報》1916年第9、10合期。

  5(6)《學部奏擬教育會章程折(附章程)》,舒新城編:《中國近代教育史資料》上冊,人民教育出版社1980年版,第357頁。

  6(7)《江蘇學會暫定簡章》,《東方雜志》1906年第12期。

  7(8)(13)嶧聞:《論全國教育會聯合會》,《教育周報》(杭州)第181期,1917年11月。

  8(9)(10)《詳教育部請開全國教育會聯合會文》,《教育周報》(杭州)第55期,1914年10月。

  9(11)《全國教育會聯合會紀事》,《中華教育界》(上海)1915年第6期。

  10(12)《全國教育會聯合會會章》,《教育研究》(上海)1915年第26期。

  11(14)(40)《全國商會臨時大會議事始末記》,《上?偵虝聢蟆1921年第1卷第5號。

  12(15)曾琦:《第三國際黨之華盛頓會議觀》,《東方雜志》1922年第19卷第2號。

  13(17)馬敏等主編:《蘇州商會檔案叢編》第3輯上冊,華中師范大學出版社2009年版,第226頁。

  14(18)(41)《第七屆全國教育會聯合會紀略:商教聯席會議之發起及經過》,《教育雜志》(上海)1922年第14卷第1期。

  15(19)《全國教育聯合會談話會記》,《申報》(上海)1921年10月2日。

  16(20)《全國教商聯席談話會記》,《申報》(上海)1921年10月2日。

  17(21)《商教聯席會之進行》,《申報》(上海)1921年10月6日。

  18(22)《全國商會聯合會第二次會紀》,《申報》(上海)1921年10月7日。

  19(23)《全國商會聯合會第四次開會紀》,《申報》(上海)1921年10月9日。

  20(24)《全國教育會聯合會第三次預備會紀事》,《申報》(上海)1921年10月9日。

  21(25)《全國教育會聯合會預備會紀》,《申報》(上海)1921年10月7日。

  22(26)《國慶紀念日之八面觀》,《申報》(上海)1921年10月11日。

  23(27)(38)(39)《商會聯合會開會記(五)》,《民國日報》(上海)1921年10月12日。

  24(28)關于到會省區及代表人數的記載略有出入,有的稱“到會代表人數,商會一百二十一人,共代表十七省區;教育會三十人,共代表十六省區”!兜谄邔萌珖逃龝摵蠒o略:商教聯席會議之發起及經過》,《教育雜志》(上海)1922年第14卷第1期。

  25(29)(31)(32)《商教聯席會議開會紀(一)》,《民國日報》(上海)1921年10月13日。

  26(30)《蔡孑民先生兩佳電》,《民國日報》(上海)1921年10月12日。

  27(33)《商教聯席會議開會紀(二)》,《民國日報》(上海)1921年10月14日。

  28(34)(35)(60)(61)

  《商教聯席會議開會紀(三)》,《民國日報》(上海)1921年10月15日。

  29(36)(37)《商教聯席會議開會紀(四)》,《民國日報》(上海)1921年10月16日。

  30(42)(43)《全國商會聯合會全國教育會聯合會聯席會議宣言》,《申報》(上海)1921年10月16日。

  31(44)王言綸:《緣起·商教聯席會議對內對外宣言書》,1921年,第1、3頁,無出版信息。

  32(45)《商教聯席會議開會記》,《申報》(上海)1921年10月18日。

  33(46)《中華民國八團體國是會議》,《江蘇省教育會年鑒》(上海)1923年第8期。

  34(47)《商教聯席會議之末幕》,《民國日報》(上海)1921年10月18日。

  35(48)《工界之國是會議觀》,《民國日報》(上海)1921年10月19日。

  36(49)《工界不滿意國是會議》,《民國日報》(上海)1921年10月22日。

  37(50)《工界與聶云臺之談話》,《民國日報》(上海)1921年10月23日。

  38(51)《工會質問商會代表》,《民國日報》(上海)1921年10月24日。

  39(52)《駐滬參戰華工會宣言》,《民國日報》(上海)1921年10月26日。

  40(53)《北京工界致滬工界電》,《民國日報》(上海)1921年10月27日。

  41(54)《上海工界致北京工團電》,《民國日報》(上海)1921年10月30日。

  42(55)《工界與蔑視工界之筆戰》,《民國日報》(上海)1921年10月28日。

  43(56)《工界詰質趙叔雍》,《民國日報》(上海)1921年10月30日。

  44(57)《各工團聯席會議紀》,《民國日報》(上海)1921年10月31日。

  45(58)《十二工團之宣言》,《民國日報》(上海)1921年11月2日。

  46(59)茹玄:《國是與國是會議》,《上?偵虝聢蟆1922年第2卷第2號。

評論】 【加入收藏夾】【關閉
 
 

   
 
朱英:試論1921年“商教聯席會議...
李世華:“革命知識分子”是怎樣...
劉明鋼:毛澤東在“七千人大會”...
劉憲閣:毛澤東是怎樣用內參來治...
葉永烈:親歷毛澤東“文集內片”...
孫盛起:“我想活,但不愿這樣行...
劉強:面對不敢面對的歷史 ——三...
 



查看>>所有評論
 
 

京ICP備06025827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329    電話:010-82997384轉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網  免責聲明 

本網站署名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和立場,不代表本站觀點和立場。
本網站為公益性網站,如作者對本網站發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見,請立即和我們聯系。
 
捕鱼达人怎么获得微信红包 南昌股票期货配资 全网配资 山西11选五前三组走势图 排列三长期包码技巧 新疆11选5开奖助手 广东快乐十分 天津11选五一定牛 辽宁快乐12遗漏任五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必咨金多多挂号 信弘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