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圖片 視頻 音頻 書簽 博客 論壇 舊版入口
標  題
作  者
正  文
簡  介
不  限
   
 
   
     
 
 
·呂端大事不糊涂..
·文革中自殺的女..
·張愛萍文革挨整..
·楊奎松:馬、恩..
·顧保孜:彭德懷..
·于繼增:鄧小平..
·章劍鋒:“文革..
·曾彥修:微覺此..
·尹家民:受困于..
 
 
·錢鋼:從唐山大..
 
專題特輯  /  懷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電子雜志  /  背景參考  /  投稿
  網上紀念館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譜  /  耀邦著述  /  手跡文物  /  故居陵園  /  視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背景參考 >> 背景分析
秦聯晉:我給鄧小平上書,父親給縣大人下跪
作者:秦聯晉      時間:2020-06-02   來源:夏都文脈
 

  按現在流行的說法,我屬于“新三屆”。而由于那段特殊的歷史時期,“新三屆”人大都有著特殊的經歷和故事。

  我們國家是1977年恢復中斷十年的高考。這一年,我正在引黃土地上當民工,聽到消息就丟下活計進考場,懵懵撞撞參加了高考。沒有料到,一個月后夏縣城大街上張榜公布名單,上面有我的名字。當年分數還不公開,教育局的工作人員動員我報重點大學,說我的分數比較高,名字下面有紅圈記號。

  在我周圍的人中還有王懷義的名字有記號。王懷義是我禹王高中的同學,同級不同班,他是考理科,我是考文科。又是一個月過去,王懷義收到了東北工學院的錄取通知書;后來還有人陸續收到普通大學和中專的通知書,而我原本有希望上重點大學的卻落了空。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在夏縣招待所遇上初中的老師龐海亮,他當時借調在縣教育局,他偷偷的告訴我:你的政審出問題了。

  哦,政審,又是家庭的出身,又是祖父所謂的“歷史問題”!這么多年,政審就像影子一樣纏著我,任怎樣掙扎也擺脫不開。

  因為政審,七年制學?几咧袝r,我成績名列前茅,卻落選了,是禹王高中的李逢賢老師在全縣的考卷中發現了我,偷偷把我按插到高六班當了“黑學生”,沒有補助糧,沒有課桌,沒有課本,也沒有學籍。

  因為政審,夏縣文化館、夏縣蒲劇團,還有運城地區報社等單位曾計劃“借用”我,商調后卻都泡了湯,我失去了一次次跳出農門的機會。這一次又是因為政審,生生剝奪了我上大學的權利。以后還有出路嗎?人生還有希望嗎?

  聽得我落空的消息,高中同學孫銀貴(他當年考取了山西醫學院,后來曾任夏縣中醫院院長)年輕氣盛,仗義執言,跑到我那小村大隊部與人論理,被強制扣留了一天。

  人常說:“逼到墻角的人,就像掏了窩的狼”。實在沒辦法了,父親一個老農民,用最原始辦法為孩子抗爭,他在縣委門前靜坐,等到時任縣委書記牛巨合走出來,猛地下跪,擋道喊冤。

  為了求一個公道,舅舅賣了他的自行車,湊足了盤纏,和我偷偷乘火車趕到太原,在省政府門口經人指點,找到當時在太原飯店辦公的省招生辦公室。那時大學新生開學已經兩個月了,招辦的工作人員也很惋惜,他們鼓勵我1978年再考。

  所有的抗爭都沒用,得到的都是一大堆同情的話,什么問題都沒有解決。天無絕人之路,就剩下最后一條路了,給鄧小平寫信!在茫然和氣憤之下,我把自己關在小黑屋里,用細麻繩勒緊右手食指,左手拿小刀咬牙一劃,然后松繩,然后血就流出來,一點一滴落在小酒盅里。我蘸著血,在白紙上寫下“我以我血薦軒轅”(魯迅語)七字血書,又一氣呵成寫了一封給鄧小平同志的長信,連夜偷偷塞進禹王郵政所門前的信筒里。

  我在焦急地等待,吉兇難卜。期間,又是李逢賢老師引薦,我進了禹王高中文科班。在班主任薛希暄老師蔭庇下,開始了緊張的復習生活。

  一晃到了1978年6月,臨近高考。一天,兩位干部模樣的人來到禹王高中,他們從課堂上把我叫出來,就在學校門前的樹蔭下與我談話。其中一位高瘦個子,一臉嚴肅:“你就是秦聯晉呀,你給中央寫過信嗎?”終于來了,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我脖子一梗:“寫過!

  另一位矮個子圓臉,很和藹可親:“別緊張,你別緊張。我們代表縣委向你宣布,你給鄧小平同志的信有回音啦!闭f著,他從公文包中掏出一疊紙讓我看,正是我的信,右上角上有批示,上書:各級各部門應當尊重知識,尊重人才。鄧小平。接著,他把信收回去了,說:“這個批件很重要,有關領導指示,縣里要收藏!

  后來有友人替我惋惜:這是無價之寶,怎么不要求復印一份呢?請原諒一個農村孩子沒見過世面,我與干部模樣的人說話還局促不安。再說當時光顧激動了,我頭一次感到什么是“一股暖流涌上心頭”的滋味。

  高瘦個子也笑了,拍拍我的肩:“是騾子是馬,遛一遛就知道。今年好好考,只要成績好,誰也擋不!”

  是的,有鄧小平同志的批示在,高山擋不住,大河擋不住,任什么障礙也擋不住。1978年,我順利考入了山西大學;越明年,政通人和,我的弟弟妹妹也陸續考取了理想的大學,一時在四鄰八村傳為佳話。

  到了大學才知道,我身旁還有很多與我經歷相似的同學,他們都是1977年因各種原因的政審而被誤傷,隨著思想解放運動大開展,“尊重知識、尊重人才”的政策不斷落實,才于1978年走進大學,成為令人羨慕的“新三屆”。所以,我就常常想,“新三屆”人永遠感恩鄧小平,當年受到他老人家恩惠的何止成千上萬!

評論】 【加入收藏夾】【關閉
 
 

   
 
秦聯晉:我給鄧小平上書,父親給...
楊飛 樂楚:破冰:從計劃到市場的...
梅志:高墻內外的胡風與我
李人俊 陳先:孫冶方——一位既有...
尼克 陳曉守:吳思:那些不能明說...
許紀霖:迷信“權力”的辛亥革命...
汪兆騫:胡風與周揚:“刑天”遭...
 



查看>>所有評論
 
 

京ICP備06025827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329    電話:010-82997384轉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網  免責聲明 

本網站署名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和立場,不代表本站觀點和立場。
本網站為公益性網站,如作者對本網站發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見,請立即和我們聯系。
 
捕鱼达人怎么获得微信红包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 江西多乐彩登陆 环球配资网 3肖主6码三肖六码期期必 精准一码默认版块 和讯股票论坛 陕西11选5走势图电子版 海南环岛赛招标 11选5走势图江苏 天津十一选五五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