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圖片 視頻 音頻 書簽 博客 論壇 舊版入口
標  題
作  者
正  文
簡  介
不  限
   
 
   
     
 
 
·參觀胡耀邦故里
·胡耀邦逝世24年..
·在胡耀邦身邊工..
·改革開放人物志..
·耀邦說,他們說
·親歷胡耀邦撥亂..
·口述歷史:胡耀..
·尊重科學,從人..
·鼓勵討論,開放..
 
 
·吳小莉專訪胡德..
·【1978】致敬:..
·葉選基:葉帥在..
·學習時報:胡耀..
·情綠三華山
·11億中國人民為..
·鄭仲兵:胡耀邦..
·胡耀邦的公仆品..
·胡耀邦的讀書 ..
 
專題特輯  /  懷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電子雜志  /  背景參考  /  投稿
  網上紀念館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譜  /  耀邦著述  /  手跡文物  /  故居陵園  /  視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懷念耀邦 >> 懷念文章
胡耀邦的公仆品質:不患位之不尊,而患德之不崇
作者:劉明鋼      時間:2008-02-20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胡耀邦辭世19年了,但他的音容笑貌,他的豐功偉績,他的公仆品質,仍然深深銘刻在人們的記憶深處;他的良操美德,他的高風亮節,他的人格魅力,仍然被人們廣為傳頌。         

    讓 賢         

   胡耀邦曾說:“我十幾歲參加革命,從來就沒想當什么官! 他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存在團中央檔案室里的一份材料就是明證。那是胡耀邦在參加黨的八大期間親筆寫的信,現抄錄如下:

    陳云、小平同志閱轉主席并原書記處同志:

    今天上午,我出席主席團會議,看到我的名字擺在預定的正式中央委員里的時候,從心底發出了無限的痛苦,幾次想站起來提出意見,但老是感到難為情。當快要散會的時候,算是鼓起勇氣站起來了,可是又被大家說“不要談個人問題”,就坐下來了。

    我是作夢也沒有想到,我會被提名為中央委員的。我決沒有低估自己,我曾經估量過自己的分量。我這樣計算,如果我們黨把領導核心選成一個二千多人的大團,大概我可以擺得上。后來決定選成一個大連(這是我衷心擁護的),在這個連里有我的名字,心里非常不安。但又一想,做青年工作的沒有一個人也不好,所以就拼命壓制著自己,沒有提,也沒有同別的同志談。至于由于提的太快,又沒有把工作做好,因而欠了黨的債,那以后還可以經過自己的努力去補償。從這一點上說,我認為我這樣做也是識大體的。

    現在九十七個正式中央委員的名單中又有我,我就完全想不通了。這樣做使我太沒有臉面見那些無論是過去多少年和這幾年,對黨的貢獻都比我大幾倍的絕大多數的候補委員。這對我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

    無論如何,請主席和中央同志把我的名字擺在候補名單里去。

    情緒有點激動,寫得詞不達意,想一定會原諒我。

    敬禮!

                           胡耀邦

                       一九五六年九月二十二日         

    中央書記處很重視胡耀邦的來信,委托劉瀾濤找胡耀邦談話。劉說,中央領導認為,青年團里應該有一名負責人成為中央委員,而胡耀邦本人的資歷符合這個要求,F在這件事已經定了,就不要再提了。

    9月27日,八大選舉中央委員會,胡耀邦當選為中央委員。散會后,胡耀邦拉上王鶴壽、張黎群一同上車,從中南海懷仁堂回到他在富強胡同的家。他們坐在客廳里,助手和秘書向胡耀邦表示祝賀。胡耀邦表情嚴肅地說:“祝賀什么,不相稱!不少省委書記、中央的部長、部隊里的將軍,功勞比我大,資格比我老,但還是中央候補委員。我給毛主席和中央寫了信呢,請求無論如何不能把我安排當中央委員。如果是工作需要,安排個候補委員就足夠了。但是沒有采納。我心情很不平靜!”  
 
    納 諫         

    1982年以前,中國共產黨與各民主黨派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的基本方針是“長期共存,互相監督”。但是,隨著黨的工作中心的轉移,各民主黨派經過長期鍛煉和考驗,在政治上與共產黨更加一致,原來實行的“長期共存,互相監督”的方針,已經遠遠不能反映這一根本的變化。怎樣適應新形勢,提出新方針,就是時任中共中央主席的胡耀邦所要解決的問題了。

    1981年12月21日至1982年1月6日,第十五次全國統戰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1982年1月5日,在中南海懷仁堂,中央領導會見出席會議的部分同志,并與大家親切座談,胡耀邦發表了長篇重要講話。在講到同民主黨派的關系時,他強調,各民主黨派同我們黨風雨同舟幾十年,我們之間的關系不僅要“長期共存,互相監督”,而且要“風雨同舟,魚水相依”。

    由于胡耀邦講話較長,會議主持人宣布中間休息一刻鐘。休息時,胡耀邦見到一位熟悉的記者,打過招呼后,親切地問:“我今天講得怎么樣?”

    “很好!”記者回答。

    “哎,你們新聞記者不能光挑好聽的說嘛,你看還有什么問題沒有?”胡耀邦繼續笑著問。

    “把我們黨與各民主黨派的關系比作魚水關系,恰不恰當?”記者忐忑不安地說。

    “說說看,有啥不恰當?”胡耀邦不但不生氣,反而更加和顏悅色。

    “我們一直把黨和人民軍隊與人民群眾的關系,比作魚水關系,人民群眾好比是水,黨和軍隊好比是魚,魚是離不開水的。而我們黨與各民主黨派是朋友關系,把朋友關系比為魚水關系,似乎不太科學。因為,你說誰是水、誰是魚呢?”記者見他虛心聽取意見,便把自己的想法毫無保留地說了出來。

    “好,有道理,有道理!”胡耀邦誠懇地說。

    胡耀邦善待記者的寬廣胸懷和虛心納諫的態度,深深地感動了周圍的人。

    會后,經中央統戰部審查的新聞稿送到胡耀邦手中,他認真琢磨記者的意見,經過縝密思考、反復推敲,決定把原稿中的“風雨同舟,魚水相依”改成“肝膽相照,榮辱與共”。

    1982年1月16日,新聞稿發表。從此,“長期共存,互相監督,肝膽相照,榮辱與共”這16個字,就成為我黨統戰工作的正式口號,被社會媒體頻繁使用。

    對這句話,各民主黨派、無黨派人士及社會各界,都稱贊不已。一位民主黨派中央的負責人感慨地說:“我每聽到、看到‘肝膽相照,榮辱與共’這8個字,都禁不住感慨萬千!共產黨沒有忘了我們,沒有拿我們當外人!”        

    雅 量

    胡耀邦的民主作風,凡與胡耀邦接觸過的人無不交口稱贊。他鼓勵人說話,動員人說話,“ 不戴帽子,不打棍子,不抓辮子,不裝袋子”,就是他身體力行的名言。據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的田紀云回憶,凡是胡耀邦主持的會議,大家敢說不同意見,并且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即使跟他爭論得面紅耳赤也沒關系。所以,田紀云認為,胡耀邦主持中央工作期間,是中國共產黨最民主,政治生活最正常、最活躍的時期之一。

    田紀云的說法得到眾多的印證。1985年6月,勞動人事部副部長嚴忠勤在中央書記處匯報工資改革方案時與胡耀邦爭論起來。事后,胡耀邦卻說:“嚴忠勤這人不錯,敢于直言!

    曾任中組部常務副部長的李銳1982年參與中共十二大的籌備工作。李銳回憶:“記得我向耀邦做過兩次或三次系統匯報,他平易近人,交談很是隨便。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一個原十一大中央委員的去留問題,是煤炭系統的,他在‘文革’中欠了賬,當年卻是頗有點名氣的中青年。我們同耀邦來回爭論了3次,各有各的理由,最后他服從了大家的意見,這個人不保留了!

    曾任光明日報總編輯的杜導正撰文回憶,胡耀邦擔任中央秘書長兼中宣部部長時,每周兩次召開例會。每次,胡耀邦自己先講40分鐘左右, 然后請大家發表意見。于是大家七嘴八舌隨意發言,胡耀邦也經常插話。這種會上, 他從不居高臨下,從不做指示,參加會議的人發言,他都虛心聽。有時候覺得別人的意見對,他就說:“我同意這位同志的意見,我的意見收回! 杜導正認為:“一個領導人,尤其是身居這樣的高位,能讓人在他面前就政局或某些大是大非問題,毫無拘束地發表個人意見,包括不同的政見,這恐怕是最難得的一種政治品質!

    還有一件事情最能體現胡耀邦的博大胸懷和雅量。一次,中央召開各省、市、自治區黨委第一書記座談會,討論加強、完善農村生產責任制問題。胡耀邦講話以后,很多省市委書記都表態贊成,但有位省委書記當場表示有異議,他講了一大堆理由并帶著明顯的情緒說:“我們那里情況特殊,不能搞聯產承包責任制!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

    有人公開唱反調,會議氣氛緊張起來。盡管胡耀邦當時非常急切地要推動農村改革,也迫切希望在黨內高層能形成共識,但他沒有發火,而是平靜地說:“各位如果對聯產承包責任制想得通,就做,想不通,允許你再想一想。那位不同意的同志也可以‘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嘛,讓實踐來證明哪個辦法好,你們看這樣行不行?”

    胡耀邦的一席話,讓整個會議氣氛輕松下來。

    會議過后沒多長時間,那位省委書記通過學習和實踐,主動放棄了自己的意見,在本省農村積極推行了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

    !≈         

    胡耀邦是一個極富智慧、極懂策略的政治家。

    1977年12月15日,胡耀邦就任中組部部長。上任伊始,平反冤假錯案,解放干部,這是胡耀邦早就成竹在胸的一件大事。他堅持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堅持按照鄧小平多次講的“有錯必糾”的原則積極推進平反工作。胡耀邦旗幟鮮明地提出“兩個不管”,即對于“凡是不實之詞,凡是不正確的結論和處理,不管是什么時候、什么情況下搞的;不管哪一級,什么人定的、批的, 都要實事求是地改正過來”。簡單地說就是用“兩個不管”的矛,去對付“兩個凡是”的盾!30年后的今天,重溫這番話,仍讓人感到振聾發聵、擲地有聲!

    有人提出質問:“毛主席批的怎么辦?”

    胡耀邦斬釘截鐵地答道:“照樣平!”

    當時曾經有人提了一個挑釁性的問題:“你說,不管什么時候,那么,國民黨的錯案平不平?是否連國民黨搞錯的也平?”

    胡耀邦機智地把這種挑釁頂了回去:“我們把國民黨推翻了, 就把它平掉了嘛!”

    “兩個不管”徹底地沖破了“兩個凡是”的束縛,大大加快了撥亂反正、平反冤假錯案的進度。

    胡耀邦抓農村經濟體制改革,也遇到了很大的阻力。因為包產到戶問題,過去批了十幾年,許多干部被批怕了,一講到包產到戶,就心有余悸,談“包”色變。

    如何讓農民自發進行的農村改革在政治上獲得通過,這問題曾經使胡耀邦大費腦筋。一天晚上,胡耀邦在中南海勤政殿走來走去。他在琢磨,怎樣避免使用“包產到戶”這個名詞,以減少政治上的阻力。他突然想到“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這個名稱 ,如果再加上“農村”兩個字,不就可以把分田單干、包產到戶都繞過去了嗎?!

    胡耀邦認為這個辦法肯定通得過,立即坐下,把“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寫在紙上并高興得笑起來。

    從此,“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就作為農村經濟體制改革的主要方式載入了史冊。

加入收藏夾】【關閉
 
 

   
 
雷禎:沈寶祥教授無償捐贈300余件...
錢江:胡耀邦的出生和起名
陳瑞生:深切緬懷敬愛的耀邦同志...
胡耀邦在黃驊的兩小時五十三分
張翔羚:胡耀邦先生
滿懷博愛與真情的胡耀邦
錢江:胡耀邦重走瀘定大渡河鐵索...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備06025827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329    電話:010-82997384轉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網  免責聲明 

本網站署名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和立場,不代表本站觀點和立場。
本網站為公益性網站,如作者對本網站發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見,請立即和我們聯系。
 
捕鱼达人怎么获得微信红包 配资炒股是什么意思 王中王单双必中特料 江苏十一选五前往遗漏 11选5任三简单算法 浙江快乐十二走势图 华东福彩15选5玩法 江苏快3走势图 浙江体彩6十1走势图连线 辽宁福彩十二选五走势图 河北11选五任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