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圖片 視頻 音頻 書簽 博客 論壇 舊版入口
標  題
作  者
正  文
簡  介
不  限
   
 
   
     
 
 
·參觀胡耀邦故里
·胡耀邦逝世24年..
·在胡耀邦身邊工..
·改革開放人物志..
·耀邦說,他們說
·親歷胡耀邦撥亂..
·口述歷史:胡耀..
·尊重科學,從人..
·鼓勵討論,開放..
 
 
·吳小莉專訪胡德..
·【1978】致敬:..
·葉選基:葉帥在..
·學習時報:胡耀..
·情綠三華山
·11億中國人民為..
·鄭仲兵:胡耀邦..
·胡耀邦的公仆品..
·胡耀邦的讀書 ..
 
專題特輯  /  懷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電子雜志  /  背景參考  /  投稿
  網上紀念館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譜  /  耀邦著述  /  手跡文物  /  故居陵園  /  視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懷念耀邦 >> 懷念文章
錢江:胡耀邦和他的第一位秘書
作者:錢江      時間:2020-05-15   來源:《世紀》2016年02期
 

  1948年8月,原來擔任晉察冀野戰軍第三縱隊政委的胡耀邦(1915—1989)調任在山西作戰的徐向前兵團(即華北野戰軍第一兵團)政治部主任,從這時起,他有了比較固定的秘書。而且從這時起,秘書這個崗位就始終伴隨胡耀邦,終其一生。胡耀邦的第一位秘書是賀明,原任晉綏軍區機要股長,是太原戰役開始前調來的。

  原來,胡耀邦剛到兵團的時候,安排了一位姓潘的秘書,因生病無法承擔工作,這才調來了賀明。

  賀明調到兵團部以后,經歷了太原戰役第一階段作戰中策動守城敵軍第30軍軍長黃樵松起義、但后來消息走漏而失敗的過程。黃樵松起義失敗后,規模宏大的平津戰役已經開始,為配合主要方向作戰,徐向前兵團對太原之敵圍而不攻,戰事平緩下來。

  最初感受,胡耀邦有濃厚人情味

  進入1949年1月,當秘書不久的賀明向胡耀邦提出,他在參軍后沒有回過家,現在看來太原攻城戰還要等一段日子,他的家鄉在200華里外,現在希望探親回鄉看望父母。

  胡耀邦批準了賀明的請求,給他一個星期假期,往返路途4天,可以在家中住3天。賀明滿懷感激地回家探親。但是這次探親極不成功,十年未見兒子的賀明父親見到兒子歸來,一時興奮過度,導致中風偏癱,4年后辭世。盡管父親出現了不幸,賀明還是按時歸隊參戰,并且感謝胡耀邦的關照(1999年12月1日在西安訪問賀明的記錄)。

  還有一事和胡耀邦、賀明都有關。胡耀邦把大兒子(即胡德平)接到了身邊,由賀明的妻子、機要員毛玉清幫助照料。

  原來,在晉中戰役以后,徐向前兵團部建立了家屬隊,師以上指揮員的妻子可以隨隊,制度逐漸規范。而在上年(1947年)的11月13日,胡耀邦和李昭的第三個孩子出生了,還是男孩(即胡德華)。為了紀念前一天解放石家莊的勝利,孩子的小名就叫“利利”。妻子李昭在后方一人帶兩個孩子,壓力很大,胡耀邦把大孩子接來,解了思念之情,也有關照妻子的一層意思。

  毛玉清回憶說:

  太原戰役剛開始的時候,我從晉綏軍區調到了徐向前兵團,住在司令部。經常是每天早上天一亮,胡耀邦主任就坐在我的窗戶底下大聲念書。特別是古典詩歌,他是一定大聲朗讀的。我還沒有過這樣的經歷,感到非常好奇。

  在隨后的冬天里,胡耀邦主任的一個耳朵發炎了,一碰就痛。有一天,他找到我,要求為他做一個枕頭。他比劃著說,枕頭中間挖一個洞,側睡時正好把耳朵放到枕頭上。我從小就在軍隊里長大,不熟女紅。就對胡主任說,我不會。胡耀邦聽了很驚訝,睜大眼睛看了我半天。我感到很內疚,就找了當地老鄉的一位姑娘,請她幫忙,按胡主任的要求一起縫了枕頭。

  胡主任的耳朵不久就好了,把7歲的大兒子接到了司令部,當時他的小名叫“飛飛”。胡主任對兒子要求挺高,來了以后就要他背誦新編的“人民三字經”。每天臨走的時候給孩子布置背誦任務。那時候孩子還小,愛玩,父親走了以后不忙著背書,先玩,大概到了父親快回來的時候,飛飛會問,我爸爸快回來了嗎?我說還沒有,但是快了。這時他就趕緊背誦“三字經”。胡主任還要兒子自己動手打水,不要警衛員幫助。

  太原戰役后期,我懷孕了,上級就要我守電話。這時,彭德懷副總司令來了。有一天,他打電話來,要胡耀邦接電話,我出門呼叫胡主任,一不小心跌倒在地上。胡耀邦從屋里出來看見了,認為我是因為營養不良摔倒的,不由地感嘆說了一句“:她什么東西也沒有呀!笔潞,他為我批了一點紗布,要我為孩子出生做些準備。這情景都被房東老太太看在眼里。老太太對我說,看看,胡主任對你多關心呀!(1999年12月1日在西安訪問毛玉清的記錄)

  在攻占了太原的日子里

  賀明回憶,來到胡耀邦主任身邊,感到他有一股特殊的感染力,在他身邊工作滿身是勁。他講話明快、利落,從不模棱兩可,對事情敢于承擔責任。在他身邊,凡是他要求的事情趕快做就是了。在這樣的首長身邊工作,我很舒心,工作累些也心甘情愿。

  策動黃樵松起義是胡耀邦負責的,向太原城里派出了兩名軍事干部,全權代表是作戰處長晉夫,還有一位是他的助手——偵察參謀許翟友,化裝為晉夫的“馬弁”。誰知道他們進城之時,黃樵松起義已經失敗,他們兩人都被俘了,和黃樵松軍長一起被捕押送南京。

  胡耀邦對晉夫和許翟友的命運特別關心。得知晉夫被捕后犧牲,他的心情非常沉重。沒有想到,許翟友的身份沒有暴露,在南京解放以后回到了自己的隊伍。胡耀邦聽到許翟友回來了十分高興,特意吩咐由賀明負責,照顧好許翟友。賀明立即安排住處、飲食、衣服。胡耀邦和幾位首長還陪許翟友吃了一次飯,許就回八縱隊原單位了。

  解放太原時,賀明將繳獲的閻錫山的一批金磚和銀元,作為貴重戰利品上繳兵團部。當時部隊的正規化建設不足,上交貴重金銀沒有嚴格手續,送交戰士把東西一放,有人接手就走了。這個情景恰巧被胡耀邦看到,立即吩咐賀明清點登記,加以保管,處理時必須由胡耀邦批準。

  賀明對這批金銀分門別類清點登記后,用兩只鐵皮箱子裝好,隨軍行動。這兩只箱子一直從太原帶到西安、寶雞、成都,直到兵團撤銷建制,將這批財產辦理移交。在此期間,胡耀邦沒有對這些金銀有任何處理批示。這批戰利品即使在兵團一級也只有秘書科幾個人知道,胡耀邦如果把這些金銀送什么人,當時也不會引起異議。在胡耀邦看來,保管好這批金銀,最后移交國庫是非常自然的事情。

  來到成都,走上建設道路

  1949年初冬,解放軍第18兵團進軍西南,所向披靡,12月底占領成都。

  成都是座美麗的城市,18兵團的北方干部們對成都充滿了新奇,在形勢穩定下來以后就相約上街看看。他們對大城市生活很生疏,沒想到成都的小偷很厲害,一同上街的六七位干部,包括賀明本人,身上帶的金星鋼筆被小偷偷走了。這些金星金筆都是18兵團在進軍西南的路上購買、配發給干部的,幾乎就是這些軍官們身上最值錢的東西了。

  遭遇了小偷的干部們回來以后很氣憤,覺得這不是在欺負解放軍嗎?這時,他們紛紛想起了以前聽說過的“警察與小偷”的故事,大意是說警察和小偷是一家,抓不著小偷可以去找警察。于是大家推選賀明給成都市警察局打了一個電話,通報情況,要求他們3天之內把丟失的金筆找回來。

1946年12月,胡耀邦(前)和晉察冀野戰軍4縱司令員陳正湘(持望遠鏡者)在前線指揮戰斗

1947年春節在河北滿城下紫口,晉察冀野戰軍指揮員合影。前排右起:蘇振華、蕭克、郭天民、楊得志、胡耀邦、李志民、楊成武。后排右起:羅瑞卿、崔田民、陳正

  沒想到這一招很靈,第二天警察局就送來一把鋼筆讓軍官們認領。仔細一看,都不是上街丟的。轉念一想,這些鋼筆雖不是原物,卻都是從小偷那里搜來的,軍官們就留下了六七支。

  不久,兵團派往成都軍管會負責政法事務的負責人向胡耀邦匯報情況時,提到成都的小偷很厲害,把我們政治部許多干部的鋼筆扒去了,包括賀秘書在內。

  胡耀邦馬上就把賀明叫了去,問是不是丟了鋼筆?一聽說是,他又問找回來沒有?賀明把事情簡單地講了,說找回來的不是原物,但都是警察從小偷那里搜繳來的。

  胡耀邦一聽就發火了,把賀明狠狠訓斥了一頓。他說,現在莫斯科還有小偷,何況我們剛剛解放的城市。你們不小心丟了筆,丟了就丟了嘛,還把警察局送來的鋼筆扣了,這不是違反紀律嗎?你立即去把“找回來”的鋼筆統統收起來,馬上送還人家。以后不能干這樣的事了。

  賀明挨了批,但當時就覺得自己做錯了,胡主任批得對。本文作者訪問他時,這件事過去50年了,許多事情已經忘卻,唯獨這件看來不大的事情卻記得特別清楚。

  在成都時間不長,第18兵團撤銷了,胡耀邦調任川北區黨委書記兼行署主任。賀明考慮了一番,要不要跟著胡耀邦去川北?

  想來想去,賀明決定不去了。他覺得,如今建國了,文化水平高的人多了,我那點老底子不夠用了,首長身邊應該由受過較好教育,文化修養高的人來當秘書。我應該有點自知之明。于是他向胡耀邦提出,希望轉業到地方工作,最好是上大學讀書。

  胡耀邦同意賀明的選擇,另外選上朗宗耀擔任秘書,賀明留在成都,擔任市長秘書室主任。

  關心和愛護永遠持續著

  1952年,賀明到四川宜賓304工廠任廠長。次年到北京參加廠長會議的時候,特意到團中央看望了已擔任團中央第一書記的胡耀邦。胡耀邦正在開會,開完會已經是下班的時候了。胡耀邦拉住了賀明說,來來來,跟我走。胡耀邦把賀明帶到團中央小食堂,把他介紹給胡克實等人,說:“這是賀明,過去的秘書,現在當廠長了!

  胡耀邦還開玩笑地說:“我們老了,不行了!苯又麑R明說,要好好干,不能翹尾巴,要真正全心全意地依靠工人階級,團結工程技術人員,還要學習科學技術知識和管理技能,要深入車間和群眾當中去,聽取大家的意見,做好調查研究,確實解決生產和生活中的具體問題。

  聽了胡耀邦的話,賀明很受鼓舞,后來上了正規大學。但是,1959年廬山會議帶給他很大挫折。

  1964年,胡耀邦調任陜西擔任省委第一書記,這時已在西安西電公司工作的賀明前去看望老首長。一見面,胡耀邦問賀明:“你怎么這樣瘦呀?有什么病嗎?”

  原來,賀明以“調干生”身份于1959年進入西安交大本科學習。就在這時,廬山會議彭德懷上書事件發生了。毛澤東進行反擊,在全國開展反對“右傾機會主義”運動,以消除彭德懷、張聞天等人的影響。

  對于彭德懷,賀明是熟悉的。當年他在山西八路軍前線總部當機要員的時候,彭德懷是總部首長,經常見面。彭德懷指揮若定、艱苦樸素的作風,使賀明非常嘆服。

  在西安交大干部分組討論廬山會議決定的時候,賀明發言說:“這次廬山會議,彭德懷肯定是犯了錯誤,這是前提。但是,他在廬山寫的那封信,是在回到湖南調查研究以后寫的,是看到了湖南的實際情況。因此,他在信中說搞公社化,搞食堂是‘小資產階級狂熱性’,也有‘三分正確、三分道理’!

  這下子掀起了軒然大波。西安交大黨委組織師生對賀明進行了殘酷斗爭。只是因為賀明的發言就這樣簡短,又沒有查出其他任何問題,才勉強保留住黨籍。但他畢業后廠長當不成了,分配到西安電力公司當工程師,心情郁悶,致使胃潰瘍發作。

  賀明說,得胃潰瘍已經幾年了。由于不想給胡耀邦添麻煩,賀明咽下了為彭德懷辯解而挨整的事。待他直言向胡耀邦傾訴冤屈的時候,已是“文革”后的事情了。

  胡耀邦對賀明說,把它(胃潰瘍)切掉嘛。你怕開刀嗎?

  賀明有點怕,覺得現在的自己身體太弱。這類手術在20世紀60年代也算是大手術,要全身麻醉。賀明怕自己的身體受不住。

  胡耀邦鼓勵他說,不要怕。胡喬木也是胃潰瘍,開刀切除了,現在不是很好嗎?主要是要找一個好醫生。他當下征詢賀明的意見說,你看哪個醫院好些?

  賀明動心了,說,第四軍醫大學醫院是陜西最好的。

  胡耀邦馬上叫來秘書,要他打電話和第四軍醫大學聯系。人家回答說,眼下床位已經住滿了,要等一段時間。

  胡耀邦對賀明說,現在天氣不冷不熱,是做手術的好時機,除了第四軍醫大學外,還有哪個醫院你比較滿意?

  賀明說,那就數西安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了。

  胡耀邦又要秘書打電話去聯系。醫院答應可以馬上前去。

  結果,賀明住院后由一位著名教授主刀,成功進行了胃潰瘍切除手術。20年后他開膽囊手術的時候,醫生順便看了他的腸胃情況,認為當年的手術做得相當漂亮。(1999年12月1在西安訪問賀明的記錄)

  賀明的手術成功了,在家休息。但是來到了陜西的胡耀邦卻挨了整肅,幾個月后離開西安回北京了。待到再和賀明見面,已在“文革”之后。

  “文革”后再見老首長

  “文革”結束后,胡耀邦擔任中宣部部長時,賀明到北京出差,到中宣部接待室聯系看望老首長,得到答復說:“請把住處電話號碼留下,3天以后來看看!

  既然還有3天,賀明出門到王府井大街看看。入夜剛回到招待所,同行伙伴就說,兩小時以前,胡耀邦辦公室來電話,要你馬上前去?墒堑教幷夷阏也灰。

  這位同伴敬仰胡耀邦,為賀明失去了好機會而惋惜。賀明也感到很后悔,不該在街上逛那么長時間。正在懊惱之中,電話鈴又響了,胡耀邦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在電話那頭說,如果你能在晚上10時前趕到富強胡同的話,就趕快來,再晚了只好改個日期。

  賀明一看手表,離10點還有半個多小時,可以趕去。

  當時北京街頭還沒有招手即停的出租車,賀明乘電車加步行趕路去見老首長。到了胡耀邦住所,一位內勤把賀明帶到接待室稍等。這時,胡耀邦正和一位領導人商討對外宣傳的事。送走那位領導以后,胡耀邦走來,和賀明緊緊握手,關心地問他的家庭和現在情況。

  這次見面,賀明談到了自己1959年受到的委屈。

  胡耀邦很惋惜,勸賀明不要背包袱,吸取教訓,這個事情已經過去了,現在還可以做力所能及的工作嘛。

  賀明對胡耀邦說,由于1959年蒙冤,他在“文革”中吃了很多苦,F在雖然平反了,但是失去了寶貴的年華,平反的時候快60歲了。

  聽賀明這樣說,胡耀邦嘆息一聲,安慰賀明,人總是會受點挫折的。你還不錯嘛,最后當了大學生、高級工程師。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今天已經晚了,星期天你來我家吃飯。

  賀明珍惜這次會面,同時怕耽擱老首長的時間,沒有等到星期天就回了西安。

  20世紀80年代初,胡耀邦擔任了黨中央總書記,賀明已在北京擔任中國電氣進出口公司總經理。有一天,賀明打電話給胡耀邦的秘書,說我想見見總書記。秘書請示后回電話,耀邦同志請你明天上午9時來。

  這次是進中南海。賀明在勤政殿前下車,進入接待室等候。9時整,胡耀邦送走了一位領導人后,讓賀明進入他的辦公室,坐在一起交談將近一個小時。

  這次完全是談家常,聊天后胡耀邦要警衛秘書帶賀明到中南海各個景點,包括毛澤東、周恩來故居參觀。賀明沒有想到的是,這是他和胡耀邦的最后一次見面。

  在他身后,胡耀邦和歷任秘書之間,又演繹了一連串的故事。

  (2015年7月3日于北京)

評論】 【加入收藏夾】【關閉
 
 

   
 
錢江:胡耀邦和他的第一位秘書
錢江:紀念胡耀邦,堅持改革開放...
劉濟生:胡耀邦的蓋世之功與罕見...
雷頤:實事求是,改革開放
孫偉林 :歷史是混不過去的
盛平:胡耀邦比林肯毫不遜色
王長江:胡耀邦——共產黨永遠的...
 



查看>>所有評論
 
 

京ICP備06025827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329    電話:010-82997384轉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網  免責聲明 

本網站署名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和立場,不代表本站觀點和立場。
本網站為公益性網站,如作者對本網站發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見,請立即和我們聯系。
 
捕鱼达人怎么获得微信红包 3d试机号与奖号关系秘诀 澳洲幸运5开奖体育彩在哪里 财富家配资 今日利好股票有哪些 华天科技股票 贵州十一选五预测 重庆幸运农场免费计划网址 36选7好彩1 广东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一定牛 幸运飞艇计划软件下载网址